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凯发月月分红

车在路口停了下来,锋锋和小微扶着我下了车.我推开他们,站直身子,轻轻说道:”明天就把这个场子找回来.”小微拉着我的手道:”周周,你别去.你一定弄不过他的,我去让我哥出面来帮我们出气.”我哈哈大笑起来,说道:”我周周被人揍了还要别人替我出头?”小微有些惊恐,说:”我哥也是自己人呀,你不要逞能.”我哼了一声,看了小微一眼,说:”你放心,这种事情,我还能搞定.”小微看着我,微微有些发楞.我对她笑了笑,说:”我没事.你回去问问你哥就知道了.”小微有些不解:”去问我哥?”我点点头,锋锋笑着对小微说道:”周周不会有事,这种SB,来十个他都能摆平.”小微将信将疑的说:”你…你大哥很厉害吗? “我微笑道:”是啊,我跟很厉害的大哥混的.对了,你知道白芒平时会在哪里混吗?”小微叹了口气,说:”他有时候晚上都会到上次那个舞厅去.那附近的一块地方都是他罩着的.”我挂了电话,外面又叫开了:”快出来,周周.”我想还有五,六分钟.他们一时之间也叫不来开锁的人,黄毛应该能够及时赶到. 于是便没有理睬外面的喊声,掏出手机,玩起了贪食蛇.外面的人见我没有回应,又开始踢门.卞警官的声音也开始急躁:”周周, 你要是再不开门,我就走了不管你们的事情.到时候你自己吃亏可别怪我.”我暗哼了一声,继续玩我的游戏. 张经理又开始叫了:”快去叫开锁的来,TMD,我就不信了,等这小子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他.”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我的心情也越来越急躁,担心要是开锁的先于黄毛到了,那可怎么办.忽然,手机铃声响了.我赶忙接起一听,正是黄毛打来的:”周周,我们到门口了.”我皱眉问中涛,"谁给你的消息,说晚上小飞在月宫。”中涛低头不语。我看着他说:"那人很可能就是和他们串通好要来摆你这道的。晚上要是我没去的话,你可能就…”中涛忽然抬起头对我大喉:"够了够了,我不要告诉你,我自己知道。”说着转头向街对面跑去…我看着中涛的背影,一下有些不知所措,心想:这小子怎么了?凯发月月分红铁门上的锁被打开,我和凌简被押进了那个屋子.屋里亮着两盏白枳灯,等下面是两个木椅和一张桌子,二十来平米的房子内再无他物.我一眼看去,这房子里连窗都没有一扇,生怕进去之后手机就没了信号,于是拼命大叫道:”我不进去,我不进去,让你们老大来跟我说话…”话未说完,四只强壮的手臂搭上了我的肩膀,将我朝着房里一把推去.我踉跄着跌进了屋里.然后便听砰的一声,铁门重新被关上了.接着,那几人把我和凌简按到了椅子上,拿出两捆麻绳来,把我们的手脚紧紧地棒在了椅背和椅腿上…我使劲挣扎了几下,身体便无奈地软了下来,我知道,这么做没用.”只是不知道庄微接到我的电话了么?”她会不会想办法来救我呢…这一切,都只能听天由命了…凌简哼了一声,问:”你们打算做什么.” 他面前那人笑道:”你不是想知道是谁想要你的命么? 你马上就会知道了.他们会来亲自送你上路.”

凯发月月分红

凯发月月分红​‍

黄毛骑着车,小国开着辆金鸟小助动车带着我,三人两骑慢慢向盘古路荡去.十分种后,六点不到的样子,我们来到了盘古路,那里一早就是烟雾腾腾了,这是早餐生意最好的时段.早起的工地工人,刚送完牛奶的送货员,赶远路的上班族,刚在声色场所欢娱完的小混混,形形色色人等聚集在那条小街上,就着热气腾腾的豆浆桶和油锅,围在脏兮兮油腻腻发黑的木桌边稀里哗啦地大口吃着...想到这里,我又开始盘算,我这么去替伟刚说辞,却该把自己放在什么立场上? 难道我要真正帮着伟刚,去说服成哥两边讲和么? 还是该让成哥明白,伟刚并不是那种随便就会放软档的角色.这其中必定有阴谋. 想到这里,我暗暗问自己: 这两方要是真的和了,对我会有什么好处? 或者两方继续争斗,我能从中获取怎样的利益? 显而易见的一点是, 现在车军这里经营的生意,如果一旦月浦和宝山不再争斗,那么,如同上次小妖来寻衅的场面便不会出现.他们可以在这里有比较好的发展环境. 但是一旦伟刚和成哥的地盘明确了,那我便不再有机会更进一步,拓展自己的地盘…我苦苦思索着种种可能性和方法,却始终琢磨不到伟刚的想法,也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做才好,我暗想:’罢了,就走一步看一步吧.明天去约成哥谈一次.”“哈哈哈…”凌简不怒反笑,一边笑一边说:”我凌简从小就没有什么后台靠山,能活到今天,都是靠的自己,我对朋友讲信用不假,但我要跟你这种人也来这套,那我就算有一百条命也早就完了.”他转过身,望了望四周,继续说道:”你邵旻也别怪我狠心,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了,我今天肯定要做了你们,否则我自己就不得好死…不过这样最好…”凌简又转回身子,望着邵旻道:”你在月浦既没有女人,也没什么亲戚,这样去了一了百了,也不用操心.”至于小黄么…他望着躺在沙发上喘着气的黄静,说:”本来我还烦着呢,他家里有老娘姐姐,下手不容易啊,我更不想伤了无辜的人…现在么…”邵旻和黄静互望了一眼,目光中充满了惊惧…我和白轩靠着堤岸坐下,海风在头上呼啸,白轩慢慢诉说道着:”毕业那年,我接我爸和奶奶到上海来玩,他们是我仅存的亲人…”我一边听着白轩说着,脑海里便浮现起李全德那张脸来…车祸…李全德出现…然后是假作好心…控制…诱奸…对白轩日复一日变态的折磨…”我麻木了…”白轩抽泣着说:”我晚上去酒吧混,放纵着自己的身体,想麻醉他带给我的痛苦…至少,至少那些男人要比李全德更温柔…”我轻轻拍打着白轩的背,她继续说着:”我发现我染上病了,去医院治疗,还没有好…他却不知道,硬要和我…我不敢说…”我暗叹了一声… “今天下午,他终于知道了,他也染上了,他拼命打我…我实在受不了了,我就想去死,去死…我用小刀划了他的脸…”说到这里,白轩已经泣不成声…凯发月月分红我把一包糖拆了,放进面前的玻璃茶壶中,一边搅拌着一边说:”李哥,其实我是有一些事情不明白,想来请教你.” “哦 ,什么事情? “李全德烫着小茶杯,嘴里问道. 我一口把面前略甜的花茶喝下,说道:” 金老板的意思,是让伟刚和成权刚互相动手,我们好得这个渔翁之利. 但是还有一件事情我有些疑问. 是关于成权刚的.” 李全德停下手来,抬起头,扬眉看着我.我往杯中倒了些茶,继续说道:”我总觉得,宝山这里的情况,和月浦大不一样.”说到这里,我顿了顿.李全德饶有兴趣地看着我说:”继续说啊.”我点点头,宝山这边开黑车的,包括伟刚的这些兄弟们,大多是些上海人.月浦那里的人,都是些东北人或四川人,当年跟建设兵团一起驻扎在上海的.那拨人都很凶狠,从小一起长大.特别团结. 平时打架我们总吃亏,也是这个道理. 而且你看叶世杰死了,成权刚出来,这中间没有任何过节和风波. 在宝山,要是伟刚出事了,争着坐他那个位置的,没有十个也有八个,多办是会闹出点大的动静来.” 李全德呷了口茶,看着我问:”那你的意思是…”“我的意思是,即使伟刚同成权刚斗了个你死我活,无论如何,月浦那块的生意是不会落到旁人手里的.姓成的死了,会有他的兄弟来接手,除非月浦的人全都死光了,才轮得到金爷来接管.” 说到此处,我停了下来.只见李全德斜倚在靠背凳上,一手伸到桌上.张开食中两指不住地弹击桌面.我摒住呼吸看着他.生怕他听不进我的话,一怒拂袖.隔了良久,李全德忽然长吁了一口气,伸开手掌摊在桌上.说道:”你说的有道理.”我暗自松了口气.李全德又道:”听你的口气,你对这件事情似乎已经有自己的想法了,说来听听.” 我点点头,说:”大家求的都是财,我们和月浦那边,其实都没有任何仇恨,只要有了筹码,自然一切都可以谈.” “筹码? 什么筹码?”李全德探头问道.“筹码就是伟刚,”我看着李全德说道,”伟刚同成权刚他们有杀兄之仇,叶家夫妇都是伟刚派人干掉的.”说到这里,我心中忽然有些慌乱,赶紧拿起茶杯,喝了口茶.又继续说道:”况且宝山和月浦一直关系紧张,一直互相有司机在对方的地盘被围攻.很多时候他们都不做到宝山这里来的生意.我们可以帮他们把伟刚做掉.一来算是替他们报了这个仇.二来,也让彼此的生意从此以后也都做得太平.三来,金老板正好趁此机会把宝山的生意抓到手里.”李全德笑着问道:”那我们会有什么好处呢?”我想了一下,说:”如果金老板同意这事情,我可以去那里同月浦人谈谈价格.看看能不能分点成.”李全德忽然一拍桌子.凑近了对我说:”我们可以不要分成.但是…”李全德停下口来,看了看窗外.又说:”周周,这个事情其实是这样,你可以去和月浦人谈分成的事情,而且,我和老金这里可以不要这钱.但是我要他们答应我一个条件.”我听他这么一说,心中一喜,想:”李全德这是许我好处来着,却不知道他们要提什么为难的条件.”李全德继续说道:”我要成权刚让我在月浦设一个点.” “设点? 这是什么意思?”我不解地问.李全德笑了笑,说:”我们会在月浦那里买套房子.然后…”他把身子凑到我面前,轻轻地说:”然后在那里开个赌档.””啊…”我听了一惊,却没想到李全德会提这个条件.他坐回自己的椅子上,轻轻说道:”你就去和月浦人讲,我们没有其他任何要求,房子和其他事情,我们自己搞定.只是借他们的地盘用一下而已.你看怎么样.”我脑子飞快地转着,想着那晚成哥对我说的那些话,成哥同我讲他的那些生意里,并没有说到有赌档,既然不影响他的生意.让他卖我这个顺水人情,想必对方也不会拒绝. 想到这里,我点头答应道:”好,那就按你说的,我去和他们谈谈.”李全德一拍双手,向后靠去,笑着说:”周周,你真是一点既透,同你合作,很愉快啊.”我摇头道:”哪里啊李哥,我是靠着你和金老板吃饭的,只有干好了,才有自己的好处嘛.”李全德哈哈大笑起来,眯起眼睛看着我,不住地点头…出了茶馆,已经快两点了.我在同泰路上慢慢逛着,想着刚才的事情…”伟刚.”我摇头叹息,”我终于还是要对他动手…只是黄毛那里,该怎样交代.” 三点多钟,我来到了黄毛家.他开了门,我捧着手里的臭豆腐,叫道:”来来来,我请客.”黄毛白了我一眼,冷笑着说:”就请我吃这玩意儿?TMD, 辣酱还放这么少,还让不让人活了?”说着,用手抄起两块,往嘴里塞去.我伸脚把门踢上,向屋子里走去.”和他谈得怎样了?”黄毛问我.我摇摇头,说:”谈成了.””谈成了? 什么意思? “黄毛问. 我把臭豆腐往桌上一放.转身盯着黄毛道.”我可能要和伟刚破脸开战了.” 黄毛咬了咬牙,回过头去说道:”我早就料到会这样.”我叹了一声,颓然坐倒,说:”你不要怪我,到了这地步,我也是无路可走了.”说到这里,我便把我和李全德的谋画都告诉了黄毛.” 他背着身子,一边听,一边紧握着双拳,撑在墙上.等我说完,黄毛慢慢转过身来,说:”周周,答应我一件事情吧.” 我看着黄毛,黄毛叹了口气,说道:”这些日子,我越来越觉得,其实伟刚并没有亏欠我什么,反而我从小到大,他都一直照顾我.唉…尽管我们的关系这些年来一直挺淡,但他毕竟都是我的表哥,我姨妈的儿子.”听了这些话,我心里竟隐隐觉得有些难过.我抿了抿嘴唇.黄毛继续说:”唉…我是实在帮不了你,我也不能看着你对他下手.我…我还是退出吧.” “什么,你要走?“我听黄毛说出这话,心里一惊.黄毛点点头.我赶紧走上前去,说:”兄弟,你都走了,我…我还有什么意思呢? “黄毛惨笑了一下,说:”周周,我其实一直在想这个问题,也早想透了,在宝山这块地方,你是迟早要和伟刚大干一场的.哎,这是命里注定的.你决定动手的那一天,也就是我退出的这一天.周周,我只是要求你一件事.”我凝视着黄毛,黄毛说:”无论有什么情况,都不要杀了伟刚,好吗? “ 黄毛退出了,这或许是件好事情. 但是,他又能做些什么呢? 我双手叉在裤袋里,独自行走在傍晚拥挤的友谊路上,思绪如雾气般幽幽蔓延着… 虽然黄毛依然是我的兄弟,虽然我们还是可以常聚常乐,可是,我终究觉得自己如同缺了一只手般痛苦… 他不再会是在我出任何事情的时候,第一时间赶到的那个人了,他也不再会是能够同我分担痛苦的人了.如今,我只希望他能够和我一同分享快乐… 这样的生活,对他来说可能是最好的…星期六一早,我便起了床,这天正是锋锋的游戏店开张的日子. 七点半我便来到了他楼下, 对着六楼的那扇窗户吹着口哨.锋锋探出头来,朝我挥了挥手. 不一会,他便蹿到了楼下,看着我笑嘻嘻地说:”吃过早饭了没? “我摇摇头,他拍拍我道:”嗯,今天老板我请客.”我嘿嘿笑道:”那一定是吃好东西了.”锋锋白我一眼道:”村口小笼, 你说够不够好…” 吃完早饭,我们打了辆车来到了北翼商业街,下车后,锋锋便拉着我的手向前跑去,我大叫:”急啥,慢一些…”跑了几步,在一个沿街的小门面前停了下来.锋锋弯下腰,用钥匙开了锁,然后用力把门向上一掀,只听哗哗声过, 露出了两扇贴满了游戏海报的崭新的蓝色玻璃门, 锋锋转过头来,得意地看着我,问:”怎么样?” 我走上前推开那扇玻璃门,只见三十来平米的屋子里,一侧摆放了两个玻璃柜台,柜台后是米色的金属架子,上面摆放着各种游戏主机和游戏.柜台里放满了花花绿绿的游戏盘.我转过头睁大眼睛,看着锋锋道:”你小子,真TM可以啊,店都整成这样了,都没让我知道.” 他嘿嘿笑道:”前几个星期看你整天忙着,找过你几次你都不在,后来知道你最近连网吧都不太去了.就不来让你过来帮忙了,小李和他老哥帮了我不少忙啊.装修,搬东西,进货.”我点头道:”那你要我帮你做什么吗?” 锋锋摇头笑道:” 只要你以后常来这里陪我玩游戏就行了.” 当天晚上,我和小李,锋锋一起喝酒庆祝,看着锋锋快乐的神情,我暗想,以后黄毛也应该象他一样吧.真好. 第二天,我正昏头昏脑地睡着,忽然接到小李打来的电话:”快来锋锋店里,有人来找麻烦.” “谁? 怎么回事? “我问小李. 小李急匆匆地说道:”刚才我到店里来找锋锋,忽然来了两人要买游戏, 我发现他们付钱的时候拿出的钞票有些不对,到旁边用验钞机一验,原来都是假钞.这两个无赖就说我去验钞的时候把钞票换了,我和锋锋就和他们两个打了起来.他们吃了点亏跑了.刚才我正要走,到门口的时候发现街对面来了十多个人,打头的就是那两人.我赶紧跑进了店门,和锋锋一起把卷帘门拉了下来…现在这帮人就在外面侯着.说看到出来一个就揍一个.” 我听了沉吟了一会儿,道:”不如报警吧.”小李在那里喊了起来,”报个P警,这帮人,警察来了就散了,明天还是会来找咱们的麻烦.你不TM好好教训他们一下是不成的,这个道理你不懂吗?” 我说:”那好,你们在那边守着别出来,我马上就带人过来.”小李应道:”那你快点.” 挂了电话,我便拨起了黄毛的手机,按完号码刚想要通话,忽然便想起了,黄毛已经不再会和我一起来做这种事情了.叹了一声,摇了摇头,我又拨通了中涛的电话:”喂,我是周周.带点人到北翼商业街来,有人找我麻烦.他们十多个人.”安排完事情,我冲进洗手间擦了把脸,拿出包装了把刀,便向着北翼商业街跑去.

凯发月月分红

凯发月月分红

什么? 要去看那个老头?”董胜叫了起来.我瞪了他一眼,说:”你哥现在没事了,你别再多管那姓申的.”田勇走到董胜身边,说:”周周讲得对,我们既然打算让他活着,那就还得管着他点,这样吧,你在这里照顾张飞,我们陪周周一块去纪念路仓库.”董胜哼了一声,不再说话,又坐到了床上.出了张飞的家门,我们分打了两辆车,向着纪念路上开去.我和黄毛同坐一车,在车上,我把这两天事情对黄毛一一道来.黄毛边听边摇头,等我说完,他叹了口气,道:”为了那个成权刚,你这么做值得么? 咱们都清楚,这金老板是什么人.”我长吸一口气,靠车车窗,看着车窗外路灯下的来往行人,慢慢说道:”我也不知道,我…我总觉得欠着成哥些什么.可能是因为他人也挺好的…”周六,我的饭店终于在漠河路上开张了,之前两天,我请李全德为饭店起名,他当即挥毫写下”周庄”二字.笑道:”如果不嫌这字难看,我就裱起送你吧.”我当然是恭受谢赠了.开张那天一早,李全德携着一块红色大匾,和金老板一起来了饭店.我到出门相迎,李全德笑着将匾递给我,说:”周周,这字我已替你装好,找地方挂起吧.”我恭身接过,交给后面的大哥,让他当堂挂起.金老板笑呵呵的递给我一只鼓鼓囊囊的红包,道:”开张痣喜,周周.”我接过称谢.说道:”现在还早,金老板,你们进去喝杯茶吧.等会留下一起吃饭.”李全德笑着摇头说:”不用了周周,我们中午要去办事,过两天一定过来,你到时候请我们哦.”我点头道:”那是当然,那是当然.”李全德和金老板同我作别,又钻进了车里.我目送车开远后,回头进店.大哥在一旁问我:”这两人是你朋友吗? 气派挺大的.”我点点头.我刚站起的时候,腰间感觉一阵剧烈的疼痛,身体就象要裂开似的,但是这股剧痛反而令我更加清醒,我朝着斜对面几百米处的永清商场狂奔而去,此时,我身后传来了惊喝声:”TMD周周跑了,快追,快追…”街对面传来了汽车发动的声音.我跑了十多步,才发现自己的膝盖处也隐隐作痛,咬了咬牙,我回身望去,大雨中几个人影在我身后腾腾腾地追着,跑在最前面那人,头皮白生生的,在雨中分外耀眼,赫然便是和尚.我回过头去,继续狂奔,一边奔跑,一边大喊:”杀人了…杀人了…”我的喊叫声惊动了在路边屋沿下躲雨的一双双目光,纷纷都朝着这里望来…后面的和尚越追越近,一辆面包车也朝着我这里开了过来.我跑上了人行道,眼看前面就是永清商场,身后和尚离我只有几步远了,他一边跑一边朝前伸出手来…凯发月月分红回到宝山, 黄毛拉着我,说要一起吃饭. 我们来到了盘古路上的一家小饭店里点了酒菜坐下.我问黄毛:” 伟刚知道石磊的那件事情了吗? 他怎么会知道喜东的名字.” 黄毛摇头道:”这两年,他从来都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那件事. 但是今天伟刚既然这么说了, 唉…我看他可能早就知道了那天你安排的事情.” “伟刚已经知道了吗…”我喃喃自语道. 黄毛喝了口酒,说:”伟刚这人做事情很厉害,他知道这件事也不足为奇,只是…”黄毛皱眉道:”他既然知道了,又怎么从来都没对你做过什么呢? “ 我摇头道:”这是当然,他不敢对我怎么样的,至少在明处他不敢这么做.”黄毛不解地看着我, 我说:”当年做掉石磊这件事情,本就是他暗地里摆的一道,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了是他害死了他的兄弟, 他还怎么混? 而我活没活着其实对他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不会把这件事情捅出去.”黄毛点头道:”没错,所以伟刚下午对你说这么一番话. 但你自己还是要小心.”我点头道:”我知道, 这次我重新跟了伟刚,是想好好做一番事情的, 我想要好好混出个人样, 我可不想就这么死去.”黄毛笑着说:”周周, 那我们兄弟一起干. 以后把整个宝山都搞定了.” “宝山?”我笑道:”现在可不是拍上海滩,还是要想办法多找点钱,这才是真的.”

编辑:
返回顶部